网诈产业链进化、正邪技术对抗焦灼,50余种诈骗你躲得过么

2021-10-19 04:19:55

“账户有风险,请核实对方真实身份后再转账。”
10月11日,2021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活动在西安启动,同期举办的网络安全博览会上,交互模拟产品“反诈盲盒”吸引了很多人驻足体验。
打开这个盲盒,体验者收获了一位网上掉出来的“男朋友”。这个“男朋友”用甜言蜜语诱你转账,虽然只有2分钱,但支付宝仍通过弹窗提示、防骗试卷等方式加以阻止,AI客服甚至花了超过5分钟时间,“苦口婆心”劝阻。

图为工作人员使用“反诈盲盒”系统。中新社记者 张远 摄

图为工作人员使用“反诈盲盒”系统。中新社记者 张远 摄

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正在成为“反诈利器”。但与此同时,让人无奈的是它也让骗子更强了。
当人们把越来越多的生活场景搬上网络,互联网上的安全也变得越发重要。诈骗和反诈像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旷日持久,变化莫测:90后成受骗重灾区、诈骗“产业链”越发完备、诈骗也能“技术外包”……
处理好安全与发展的关系,在网络世界同样成为我们必须面对的议题。习近平总书记今年对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工作作出重要指示,强调要以人民为中心,统筹发展和安全,强化系统观念、法治思维,注重源头治理、综合治理,坚持齐抓共管、群防群治,全面落实打防管控各项措施和金融、通信、互联网等行业监管主体责任,加强法律制度建设,加强社会宣传教育防范,推进国际执法合作,坚决遏制此类犯罪多发高发态势。
1.诈骗没有“免疫人群”,九零后是受骗重灾区
高学历、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人群也不能对网络诈骗“免疫”

如果让你给网诈受害者画像,你觉得他们是什么样?
精神空虚、爱占小便宜、缺乏判断力是“易受骗体质”的特性?事实上,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年轻、受良好教育、谙熟互联网。
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90后、00后,正在成为诈骗团伙的主要目标。
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和360联合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手机安全状况报告》显示,在网络诈骗举报用户中,90后的手机诈骗受害者占所有受害者总数的37.5%,是不法分子从事网络诈骗的主要受众人群;其次是00后,占比为28.7%。而印象中更容易遭受诈骗的70后和60后人群,仅占比不到10%。
上海市公安局也曾披露,全市接报的电信网络诈骗既遂案件中,1990年以后出生的受害人数量占比超过六成。
前段时间,有媒体发布消息,他们一位编发过无数电信诈骗新闻的90后编辑,被“冒充公检法”的诈骗手段骗走5万元。
对方自称“警方”,称他涉嫌洗钱,要把其名下财产转移到“安全账户”。在骗子的话术控制下,他不仅把自己账户上的近3万元转走,甚至去线上借贷平台贷款了近2万。

90后编辑接到的诈骗电话。图片来源:中国新闻网

90后编辑接到的诈骗电话。图片来源:中国新闻网

据其事后总结,对方的骗术其实并不高明,避开陷阱的机会也不少:不要随意接号码奇怪的陌生电话,不要相信公安机关的电话会被转接,不要相信所谓的“安全账户”……但一时大意、鬼使神差,新闻人成了新闻当事人。
“很多人认为年龄偏大、文化水平偏低的人群最容易遭遇网络诈骗,实际上,高学历、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人群也并非网络诈骗的‘免疫人群’。”刑科协反诈专委会筹备办主任胡永涛介绍,“随着网络诈骗逐渐成为主流,受骗人群越来越呈现年轻化的趋势。”
他表示,总体来看,在受害群体中占比最高的是18至40岁的人群,90后、00后是诈骗分子的“重点关照对象”,占比最高的诈骗类型有刷单刷信誉、网络贷款、投资理财、冒充购物客户退款、冒充熟人诈骗等。据不完全统计,90后是受骗重灾区,受骗数量超过其他年龄段人数总和,占比达63.7%。
根据上海警方发布的数据,在90后、00后等群体遭遇的电信网络诈骗既遂案件中,兼职刷单类占24.7%、网购类占23.2%、冒充客服类占13.2%、“杀猪盘”类(利用网络交友诱导受害人投资赌博的一种电信诈骗)占12.1%。这些诈骗手法并不新奇,却足以把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引入圈套。
2.网诈也有“产业链”,正邪技术对抗焦灼
骗术不断翻新,诈骗“产业链上下游”也在“进化”

进行网络诈骗的,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?
“撬开人们的钱袋子并不容易。”黑猫曾是一名警察,如今是“守护者计划”安全专家,他发现,很多诈骗公司早已发展出一套包括思想课、技术课、角色扮演等在内的完整“培训流程”。他们自行编写动辄一百多页的“剧本”,传授行骗话术,集团成员还要进行角色扮演,模拟对战。
骗子编写剧本时,甚至会考虑用户不同程度的警戒心与消极反应,设置不同方案来瓦解对方心理防线。比如触发紧张情绪,也要兼顾风土人情、时令节气,自然说出台词——春运期间多进行票务诈骗;黄金周前主要用“护照申请”诈骗;对北方人讲话通常开门见山,对南方人要讲究条理与逻辑。
在安装了吸音海绵的工作间里,话务员每人每天至少要打300通有效电话,每次通话30秒以上。这意味着一个20人左右的犯罪团伙,每天甚至能输出近一万通电话。
除了不断翻新的骗术,诈骗的“产业链上下游”也在“进化”。
“十年前,电信诈骗有一定门槛。在境外建设窝点,可能需要两百万元投入,而且要懂点技术。而现在,只要一个人、一台电脑就够了,其他外包给‘专业人士’——引流推广、养号、支付渠道、洗钱......各式网络犯罪看不见摸不着,却发展出一条完整产业链,统称‘黑灰产’。”“守护者计划”安全专家晓树介绍说。
2021年,刚刚考上大学的18岁女孩徐玉玉因遭遇电信诈骗离世,引发舆论震动。同年,腾讯公司发起政企联合反诈骗公益平台“守护者计划”,成立了首个反诈骗实验室,依托其安全大数据、底层技术和海量用户优势,协同社会多方力量,旨在为民众提供全方位的网络安全防护。
对战多年,晓树谈到骗子的“与时俱进”:打电话这种体力活早已被交给机械化运行的机器群呼,“号商”采取公司化运作,批量获取大量账号、密码和公民个人信息。
去年3月28日,西安碑林警方曾披露一起非法提供“群呼”设备的案件:他们摸排发现辖区存在一个绑载了多个手机号码的GoIP设备窝点,可能涉及多起全国各地电信网络诈骗案件。据了解,GOIP设备是一种具备多条线路并可配备多个手机SIM卡卡槽、支持手机电话卡接入并将传统电话信号转化为网络信号、实现数百个电话号同时通话的设备。
类似设备只需要宽带连接,就可以用电脑控制。“都是远程操控,设备在境内,真正实施诈骗的团伙却躲在境外,这也是电信诈骗案侦破难的主要原因。”当地警方介绍,被打掉的团伙给境外诈骗团伙提供“技术支持”。
仅在被打掉前8天,通过架设的GoIP设备,境外多个诈骗团伙就先后呼出了10多万个诈骗电话,其中成功实施诈骗130多起,“效率”之高可见一斑。
“当前,网络诈骗犯罪呈现精准化、组织化、专业化趋势,催生了为诈骗犯罪提供帮助和支持,并从中获利的黑灰产,成为滋生网络诈骗的温床。”胡永涛说,他们研究发现,网络诈骗犯罪已经形成由养号租号买卖、打码接码推广、技术团队运营、话术脚本编制以及洗钱通道所构建的链条式黑灰产组织,加速了网络诈骗犯罪的蔓延泛滥。
“底层是基础技术环节,比如验证码识别、自动化软件开发、钓鱼网站制作等;中层则是一些账号、用户信息提供商,组织、运营和推广诈骗活动,发展下线;再往上,就是进行诈骗活动者,利用窃取的信息、账号和诈骗工具等开展包括欺诈、盗窃、钓鱼等诈骗行为,实现获利。”志翔科技高级副总裁伍海桑进一步解释。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下一篇:被苹果抛弃 中国电子公司利润暴跌90% 央视发声:减轻“苹果依赖症”
上一篇:网络安全既是底线也是生命线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